荀彧
中国东汉末年曹操的谋士。字文若。颍川颍阴(今河南许昌)人。荀彧多智谋,举孝廉,拜县令。汉末天下大乱,弃官归乡里,率宗族先投袁绍,后归曹操,任司马,被喻为张良。曹操为兖州牧后,兴平元年(194)征徐州陶谦,荀彧以州司马留守。陈留太守张邈等反叛,各郡县响应者众。荀彧率军坚守,与程昱一起,为曹操保存了反攻基地。建安元年(196),曹操谋迎汉献帝都许,部众犹豫,荀彧极力促成。升侍中,守尚书令,深得曹操信任,军国大事皆与之筹划。能知人举贤,屡荐贤士郭嘉等人,又策划东擒吕布,西抚韩遂、马腾。建安五年,官渡之战,曹操军粮将尽,欲退兵还许。荀彧劝其坚持待机,用奇兵制胜。曹操从其议,大败袁绍。建安八年,曹操据荀彧前后功绩,上表封万岁亭侯。后曹操欲自封魏公,加九锡,作为篡汉之阶,荀彧婉转劝阻,为操所忌,被迫饮药而死。

荀彧(163年-212年),字文若,颍川郡颍阴县(今河南许昌)人,东汉末年群雄曹操帐下首席谋臣,杰出的战略家,被曹操称赞吾之子房。官至汉侍中,守尚书令,谥曰敬候,因其任尚书令,居中持重达十数年,被人敬称他为荀令君

荀彧出身颍川荀氏,孙卿之后。其祖父荀淑知名当世,号为神君。其叔父荀爽领袖士人,九十七日做到三公高位。荀彧“少有才名”,南阳名士何颙曾经赞其为“王佐之才”。189年,举为孝廉,守宫令,再迁亢父令,弃官不就。董卓乱政,荀彧认为颍川为四战之地若兵祸兴起首当其冲,劝乡人转走它地以避祸乱,众人留恋故土,不愿搬走。荀彧独自将宗族大小迁往冀州投靠韩馥,后来颍川果然受到兵祸之苦。

东汉末年关东联军讨伐董卓,但貌合神离,互相侵夺。荀彧到达冀州时,渤海太守袁绍已袭取韩馥之位。袁绍奉荀彧为上宾。荀彧认为袁绍不能成大事,于191年投奔东郡太守曹操曹操大喜过望盛赞其为:吾之子房(张良)也。遂任为奋武司马,时年二十九岁。一年后再为镇东司马。 194年,当曹操征陶谦时,陈宫张邈背叛曹操,迎接吕布。兖州只有三座城池仍旧坚守。当时荀彧留守鄄城,郭贡率数万兵来到城下,荀彧要亲自出城见面,夏侯惇加以劝阻,但荀彧认为郭贡与吕布张邈等人素不相识,交情不深。此次来袭定然是查探虚实趁火打劫。亲身赴见可以显示己方已有准备,不惧来敌,郭贡必然认为城防完备难以攻取。果然成功令郭贡撤走。荀彧便与程昱夏侯惇力保三城,保住曹操的根据地。

195曹操击败侵入定陶的吕布军。五月,曹操向驻军巨野的吕布部将蒋兰、李封发动攻击,吕布亲自援救,被曹操击败,撤退而走。曹操歼灭巨野守军,斩蒋兰、李封,乘胜进驻乘氏。此时,徐州牧陶谦已死,曹操获悉后,打算趁机夺取徐州,再回军消灭吕布。荀彧劝阻,曹操采纳荀彧的意见,放弃进攻徐州的企图。抓紧战机,收割熟麦,储存粮秣,积蓄实力。不久,曹操以少胜多,大败吕布吕布连夜弃营撤往徐州。曹操乘胜攻取定陶城,并分别派出部队收复兖州各县,兖州遂平。此战的获胜,对曹操以后统一北方,成就大业,具有重要的意义,荀彧功不可没。

1968月,荀彧(34)提出迎汉献帝到许昌,不久就任侍中,守尚书令,参与军国大事,多次出谋画策,也举荐了荀攸钟繇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戏志才等谋士,建立起一个阵容强大的智囊团,成为曹操集团中首席谋士。其间劝阻了曹操北伐袁绍,认为应先讨伐吕布曹操遵从。官渡之战前,孔融曾对荀彧表示担心袁绍势强,但荀彧一一分析袁绍君臣之错,后来正如他所预料。 200年,在曹、袁对峙于官渡,曹操因缺粮而想撤退,但荀彧以一信令曹操下定决心,最终击败袁绍。被封为万岁亭侯,食邑一千户。其间劝止曹操南征刘表、复置九州之事。

205年,河东叛乱,曹操让荀彧举荐贤才,荀彧曰:西平太守京兆杜畿,勇足以当难,智足以应变曹操遂让杜畿为河东太守。杜畿到任后,平定叛乱,广施仁政,在位16年,政绩获誉天下第一。207年,荀彧食邑千户,前后共计二千户。还要授以三公,荀彧使荀攸推辞十几次才作罢。208年,曹操准备讨伐刘表,问计于荀彧,荀彧说:今华夏己平,南土知困矣。可显出宛、叶而间行轻进,以掩其不意曹操南征,八月,刘表病死,曹操遂得荆州。

212年,董昭等人推举曹操为魏公,但荀彧认为曹操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,秉忠贞之诚,守退让之实;君子爱人以德,不宜如此,表示反对。曹操虽然口头答应不作魏公,但心头不忿,亦因此曹操对荀彧不悦。不久之后,曹操军至濡须,正好曹操南征孙权,派荀彧到谯犒军,任为侍中、光禄大夫,持节,参丞相军事,荀彧因病留在寿春(今安徽寿县),忧郁而死,终年五十岁。

战术大师

提起颜良文丑之死,很多人都会想起关羽,演义中关二爷阵斩此二人,煞是威风,尤其是在老版电视剧中,关羽百万军中,取上将人头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,然而在历史上却不是这样的。关羽只斩杀过颜良,却没有杀文丑,所以颜良,文丑二人并非死于关羽一人之手。

但是历史上颜良,文丑之死,却都是因为同一个人的谋略,两次战役的谋划中,他都是关键人物,可以说,颜良,文丑二人,尽死于他一人之谋。

这个人就是曹魏的战术大师—荀攸

建安五年,官渡之战时,曹操在迅速击败刘备,俘虏关羽后,返回官渡跟袁绍隔河对峙。袁绍起先按兵不动,后来派颜良,淳于琼为将,郭图为谋士率军进攻屯兵白马的东郡太守刘延,自己则率军到达黎阳,也预备南下,同时作为后应。

从地理上看,白马在黄河南岸,黄河对面即军事重镇黎阳,白马和黎阳间的渡口作为袁、曹领地的南北通道,极其重要。进攻白马,袁绍是为了渡河南下做准备。

地理位置如此重要,曹操自然率兵北上救援,此时,荀攸曹操说出了他的战术构想:“现在我军兵少,战胜不了对方,但把敌军军势分开就行了。您率兵到延津,做出要渡河进攻敌军后方的样子,袁绍必定分兵向西救援,然后您再率轻兵急进,突袭白马,趁其不备,颜良可一战而擒。”

颜良文丑死于何人之谋?

整个战术构想,看上去是非常符合毛主席军事思想的,哈哈,袁曹两军实力对比,曹操在各方面都不如袁绍,尤其是在兵力上,虽然曹军是精兵,可袁绍的河北人马也是从对公孙瓒,黑山贼的战场中下来的,如果曹操全军北上救援,袁军势必过河南下支援颜良,这样就会造成袁曹两军的大决战,而这样曹军是吃亏的。

所以荀攸想着要把袁军分开,这样的话以曹军全部或大部对袁军一部就占优势了,因此用了一个声东击西,攻其必救的方法把袁绍兵力分开,这样曹军就相比原来占优势。

果然事情跟荀攸预想的一样,袁绍分兵向西,曹操在得知袁绍分兵以后,马上率军背道而驰,迅速向白马进击,可能曹军的声东击西使得太形象了,曹操在率军距离白马还剩十余里的时候,颜良才知道曹军来了,大吃一惊,不过作为河北名将,颜良还是很有大将本色的,既然敌军到了,那就战呗,于是颜良率军向曹军挑战。

挑战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,曹操张辽关羽为先锋,率军迎战,关羽斩杀颜良,曹军扫除残敌,因此解除白马之围,整个战役完全是按荀攸的构思在进行。

曹操解除白马之围后,把白马的居民沿着黄河向西迁往后方,袁绍痛失大将,怎肯善罢甘休,于是率军渡过黄河,追击曹军,一直追击到延津南。此时曹操命令驻军在南阪下,此时位置在白马之南,让人登高而望,瞭望军情,瞭望的人先说可能有五六百个骑兵,一会儿又说骑兵越来越多,步兵多的数不过来,一看追兵这么多,曹老板就让他打住别说了。此时一听追军那么多,诸将都劝曹老板赶紧赶路,以便赶紧回军保卫营地,话说的好听点,其实就一个意思,赶紧逃命吧。

面对诸将的逃跑情绪,此时的荀攸又开口说话了:“现在这正是破敌的时候,怎么能逃呢?”英明神武的曹老板听到此话,目视荀攸,奸诈的脸上微微一笑,明白了荀攸的意思。

于是命令骑兵全都下马,把从白马带来的辎重全都扔在路上,作为诱敌之计。此时袁绍骁将文丑和刘备率领的骑兵五六千人陆续而至,反正要战,诸将按捺不住,都着急的要上马作战,曹老板不让,一会儿骑兵越来越多,有的骑兵已经开始去抢那些辎重,袁军阵型因此也开始乱了,曹老板觉得时候到了,于是命令诸将还有骑兵全部上马冲锋,当时曹操所有的骑兵不满六百,命令所有的骑兵开始冲击,步兵随后,大破袁军,文丑也在乱军中被斩杀,虽不知死于谁手,但不是关羽之手。

颜良,文丑均是袁绍手下头号名将,两战全部被曹军阵斩,大大打击了袁军锐气,袁军军心大震,不敢轻举妄动,曹军因此才得以回到官渡继续和袁军相持,可以说此两战为官渡之战的最终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虽然有曹老板的天纵英才,但作为这两次战役谋主的荀攸,都在关键时刻起到关键作用,可以说颜良,文丑实际上都是死于他一人之谋。